父亲的眼泪:女子脸部溃烂长蛆虫 伤情严重父亲难辨认

2015-06-20 15:33:50 来源: 东南快报

0浏览 评论0

\

对于王思丽一家而言 治疗费用将是无底洞

采访中,医生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根据王思丽目前的病情,接下来的治疗投入将是无底洞。

而这对一个年收入仅两三万元的农民家庭将是巨大的考验。铁路中心医护人员希望借助本报,号召社会爱心人士及相关组织机构能够尽力帮扶王思丽。

如果您有意帮助王思丽,这是王作生提供的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卡的账号:6223690489312575户主:李成美(王思丽的母亲);王作生的电话:15125864688

她17岁就来福州打拼

从山村飞往城市曾是她最美的梦

弟弟说她有过明星梦 父亲说她是个晚熟的孩子

□东快记者吴剑杰

17岁就从家里出来的王思丽,出生于云南楚雄极为边远的一个村落,与许许多多农村出来的男孩女孩一样,都有一个走出山村去城里打拼,并最终能让家人过上城里生活的梦。

只是经过6年在福州的打拼,她的梦破灭得异常凄惨。是谁或者是什么让她在福州的街头流浪无法回家,这些目前还不得而知。但过去的她,父亲记得清清楚楚。

每次回老家她都过家门不入,先找父亲

在父亲王作生的记忆中,女儿从离开村子去城市里打拼开始,每次坐班车回家,都是过家门不入。她会直接到乡里,径直到王作生开的小茶室坐上两三个小时,谈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那是福州,靠海,地很大,人很多”,之后再和父亲一起坐电摩回家,直到2013年10月25日父亲送她上车之后,这种情景便再没出现过。

王作生费尽心力寻找女儿,但几无所获。一年零四个月后,他踏上女儿一直工作的地方,亲眼看到了她极力奋斗并企图扎根的城市,但却见到了女儿令人心碎的一面。这是他第一次从内陆到沿海,2200多公里,他要绕过哀牢山,坐飞机穿越数个省份,但他无暇留意现代城市的灯红酒绿。王思丽的表哥说,王作生37个小时的行程,一路上始终静默无语。

不要再让子女固守乡土 父亲坚持让她读书

王作生上过初中,这在位于大山深处的西舍路村已经算是“有文化”了。照他的说法,这是楚雄最边远的村落之一,他去楚雄市区要过的哀牢山,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村里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农民。

王作生的家里种了12亩的烤烟,一年净收入只有三四万元,夫妻俩共同照看这份田地,供着两个孩子上了学。

比王思丽小一岁的弟弟上了昆明的一所技校,而她成绩稍微差点,只够读中专,但王作生打破村内狭隘的偏见,坚持让她读下去,“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我们见识已经远远落后于他人,我们不想再看到我们的子女们固守乡土”。

王作生说,村内人家的子女一般上不了高中就不会再继续读下去,“女的大多十几二十岁就嫁人了”,家人也曾经就婚事问过王思丽,但她似乎对未来有过畅想,“我还年轻,我要出去奋斗几年,以事业为重”。

王思丽的表哥李天玺说,没有人愿意呆在深山的村落里,“连到楚雄市都要走200公里左右的山路”,在城市里的见闻随时会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在他看来,思丽在楚雄市就学,其后的想法及对未来的期望自然顺理成章。

在福州打拼的六年时间里,除了第一年外,王思丽每年回去都会给家人带礼物,并在春节期间拜访七大姑八大姨,敬上孝顺钱。王作生说,此次女儿受伤,牵动了整个家族的心,但爱人要在家里照顾80岁的母亲,无法脱身,李天玺在昆明念大学,对城市熟稔,这次就陪着自己一起来福州了。

[责任编辑:吴滢]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