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夜班代驾常遇奇葩客人:女子穿透明睡衣吻司机

2015-08-17 15:54:47 来源: 厦门晚报

0浏览 评论0

深夜,当很多人进入甜美梦乡时,还有这么一群“夜忙族”刚刚开始他们的工作,他们或奔忙在路上,或穿行在灯红酒绿中,或在无人的角落静悄悄地忙碌着……城市不灭的灯火陪伴着他们,“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故事,在夜色中延续。

厦门夜班代驾常遇奇葩客人:女子穿透明睡衣吻司机

晚上10点,钱良江在洪文大排档接了一单生意。

晚上10点,钱良江在洪文大排档接了一单生意。

晚上10点,钱良江在洪文大排档接了一单生意。

呼朋唤友聚会应酬,喝酒是难免的,酒后不能开车,一个电话就能解决。曾有人形容代驾“像风一样快”,“刚走出KTV,代驾就到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厦门地区的代驾公司包括e代驾、滴滴代驾、爱代驾、微代驾等,注册代驾人员已超过两万人,其中经常在路上跑的有一万多人。记者了解到,代驾者绝大多数是男性司机,女司机极少。

去亲戚家做客,也“随身”带着电动车

27岁的钟艺曾做过工程,开过专车,半年前开始做代驾,现在是滴滴代驾公司的全职司机,专跑夜班。昨晚,他开车和妻子去姐姐家做客,也没忘记把一辆电动车塞进后备箱,那是他接单用的“专车”。

果然,晚上8点多他就接了一单代驾生意,骑上电动车就走了。好在妻子早已习惯了他的工作规律,不跟他“计较”。

记者跟着钟艺,他的第一个客人是从华侨博物院到厦大,很近;第二个客人从厦大到厦门宾馆,也很近。接完这两单,他骑着电动车来到将军祠,这里有几家大排档,晚上喝酒的人很多,比较容易抢到生意。

“我们也有行规,软件一开,有单就要接。”钟艺说,有一天一直忙到凌晨,清晨5点多把最后一个客人送到翔安马巷,坐公交回到岛内的家里刚躺下休息,因为忘记关掉代驾软件,早上7:30又来了一单,只好起床出门。还有一次凌晨送客人到漳州,代驾费250元,找不到车回厦门,只好花100多元包车,这一单几乎是白干了。

第一次代驾就去南昌,坐动车回厦门

钟艺的同行钱良江是90后小伙子,“跑了两年多,接了1800多单,最远的跑到南昌,有800多公里呢。”钱良江对数字特别敏感,他说,2013年5月踏入代驾这个新兴行业,接到的第一单就“创纪录”。

钱良江接的第一个客人,要从厦门送到南昌。“我接了单后就给家人打电话,说不回去了,要代驾去南昌。”他说,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吓了一跳,起初还有点不信,说怎么突然要跑那么远。当确认是真的后,又一再嘱咐他开车慢点,要注意安全。

钱良江说,一路上他和客人逛了四个景点,到了南昌客人还给他找地方住。第二天他坐动车回厦门,这一单就赚了六七百元。

据透露,当代驾比较自由,每个月的收入也不错,差点的有6000多元,好的话可以有上万元。

按客人指的路开车,突然挨了一巴掌

虽然代驾比较自由,但有时候也会遇到烦心事。钟艺说,有的客人喝多了,把他当私人司机使唤,还有的唠唠叨叨甚至质疑他“不会开车”,也有的把车钥匙一扔,说不知道车在哪里让他自己去找。

“还好,我都应付过去了,到现在还没出过什么差错。”钟艺说,有个同行送一个醉酒的客人,客人随手指了一个方向,没想到代驾按他指的方向正开着车,突然脸上挨了一巴掌,客人生气地说他走错了。

钟艺说,自己一直很小心,就怕遇到这样的客人。“代驾也是服务行业,让顾客满意就好。”钱良江说,有时候也难免会遇到脾气不好的,他都尽量顺着客人的意思,不惹他们生气。

有时候客人吐在车上,洗车店的师傅不愿洗,他只好自己动手。有时候把客人送到目的地,对方拍拍口袋,说身上没钱,他也只好自认倒霉。

钱良江说,有时也会遇到特别固执的客人。去年6月15日,他接到代驾电话赶到地点,结果发现那辆车被警察围住了。原来车主喝了酒还非要自己开车,说家很近,他的朋友一再劝他不要开车,说已经替他叫了代驾,无奈他不听,车刚开出去就被警察拦下查酒驾。最后,警方给车主开了罚单,让代驾送他回家。

[责任编辑:黄如萍]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