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都德化“中国白”名扬世界 陶瓷比雕塑都美(高清组图)

2015-09-05 11:29:57 来源:今日泉州网 责任编辑:卢侨生

0浏览 评论0

德化是中国陶瓷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历史上与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并称为中国三大古瓷都。德化白瓷温润如脂、洁白如玉,早在宋元时期就畅销欧洲,被世界誉为“中国白”。改革开放后古瓷都再展辉煌,被命名为“中国陶瓷之乡”。近十几年来,“中国白”品牌越来越响亮,再度蜚声世界,2014年德化获评“世界瓷都”。

山城瓷艺录

原标题:山城瓷艺录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采访/撰文:忆丼 摄影:陈健

在外界眼里,德化是中国三大瓷都之一。

不同于其他窑场起起伏伏的传奇,它的往事显得那么平淡。柴窑延续着传统的生产方式,电窑上演新时代技艺的奇迹,彼此悟道。

如果要为现今德化白瓷找一个关键词的话,那就是“批量化”。实际上,这些极其大众化的产品构成德化白瓷巨大的贸易网,内销和出口并驾齐驱。

窑火不灭

泉州德化县的山,比福建别处都要高。从山里看不到山外,从山外,其实也难以窥探山里的一切。似乎,外面的喧嚣与它无关。

三十多年来,冯清芳都不为所动,只做了一件事——烧茶壶。当德化县城的人们忙着创造高昂的塑像艺术品时,他始终将所有深情投注到他的茶壶里。不过,今年他有些焦虑,窑厂的订单比去年往常少了好几成。

圆润的壶身,粗壮的壶把和壶嘴,在中国各地的茶楼、餐馆都能见到这种白色茶壶的影子。从明朝开始,做塑像的社会优越感早已弥漫整个德化,冯清芳也意识到这一点,可他还是固执地选择生产被大家轻视的日用器。就是这么不起眼的茶壶,却是真正从柴窑中浴火而生。

冯清芳的柴窑在三班镇和德化县城之间的蔡泾村。三班镇是德化瓷器的重要产地,洞上月记窑、洞岭窑、梅岭窑是宋元时代的窑址,氤氲出大开大阖的盛世气象。借着这个好彩头,冯清芳将自己的窑厂命名为“月记窑”。他说,在德化,与他一样做茶壶的人不少,分布在德化县城周边,但没有人比他烧得更久,更没有人用柴窑。

马可•波罗离开中国时,以泉州作为终结点。他走遍泉州大小县城,对群山环绕的德化格外注目。“他们从地下挖取一种泥土,将它垒成一个大堆,任凭风吹、雨打、日晒,从不翻动,历时三、四十年。泥土经过这种处理,质地变得更加纯化精炼,适合制造上述各种器皿,然后抹上认为颜色合宜的釉,再将瓷器放入窑内或炉里烧制而成。因此,人们挖泥堆土,目的是替自已的儿孙贮备制造瓷器的材料而已,大量的瓷器是在城中出售,一个威尼斯银印能买到八个瓷杯。”短短三言两语,描绘了一个被瓷器包围的山城的生存状态。优质的瓷土和繁密的山林,奠定了德化成为瓷都的基础。

如今,这两个重要元素已经越来越薄弱,人们放弃了对草木的依赖,启用电窑。对德化人而言,电窑的成本远高于柴窑,却能省事许多。温度、时间都可以通过仪器控制,成品率几乎达到95%以上。相比之下,柴窑就像一个顽固的老顽童,携带不环保的诟病,却也似一位见多识广的智者,将现实映照得清晰无遗。

据说,烧柴窑的温度能达到一千三百六十度,若是电窑就只能在一千二百八到一千三百度左右,而在老一辈匠人心中,只有龙窑出来的瓷器才有灵性,带着生命力。区区几块钱的白茶壶,却是这样残留灰烬后的余味,走向山外面的世界。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今年白茶壶销往全国各地的速度明显放慢。原本以低价赚取市场份额的德化瓷,在近几年的较量中,渐渐被汕头瓷追上。不过,在冯清芳的脸上却看不到乌云惨雾。因为,月记窑茶壶的质量没得挑剔,薄利多销,还不至于到维持不了生计;而且每个月烧两次,德化一些瓷厂会在这里搭窑烧,可以收点租金。

前一段时间,一部关于何朝宗的电视剧在月记窑取景,月记窑的工人们换上明朝服饰,当起了群众演员。忙碌一天,工人们发现自己当“路人甲”的酬劳居然比工资高。而感叹之余,他们似乎也安于现状,只有在窑厂面对沉默不语的瓷土时,艰难生活夹缝里的寂寥才能一一抚平。

参与评论

图片新闻

视觉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