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严厉惩处监管人员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

2017-04-10 08:17:39 来源: 观察者网

0浏览 评论0

4月9日下午,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同样在9日下午,中国政府网公布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这篇超过万字的讲话中,李克强把“进一步加强国资国企和金融监管”放在一起强调。李克强表示,国有资产是全体人民的共同财富,金融是国民经济的血脉。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在增强国有企业活力、促进金融业稳健发展的同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防范金融领域腐败风险。

关于严防金融风险和腐败,李克强指出,当前,金融领域存在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金融违法违规和腐败行为时有发生。对金融风险要高度警惕、严密防范,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李克强强调,对金融领域腐败要坚决查处、严惩不贷。要统筹抓好金融领域防风险和反腐败工作,积极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理顺职能关系,健全协调机制,增强监管合力。要强化金融机构内部控制,保持监管高压态势,坚决治理金融市场乱象。严厉打击银行违规授信、证券市场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保险公司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行为,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要加大问责力度,强化机构问责、监管问责和对监管者问责,坚定维护金融秩序,促进金融业安全运行。

李克强:严厉惩处监管人员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

3月21日,国务院召开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李克强总理讲话。

两件事一起公布,应该是巧合。不过项俊波此前也针对大鳄的话题说过硬话。

在今年年初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时任保监会主席的项俊波表示,把防控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重点围绕公司治理、保险产品和资金运用三个关键领域,下决心处置潜在风险点。对个别浑水摸鱼、火中取栗且不收敛、不收手的机构,依法依规采取顶格处罚,坚决采取停止新业务、处罚高管人员直至吊销牌照等监管措施,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更不容许保险被金融大鳄所借道和藏身。在保险市场就必须遵守保险监管的规矩,就必须承担保险业对社会、对实体经济、对人民群众的社会责任,容不得你挑战监管的底线、破坏行业的形象、损害群众的利益,否则我们就要坚决把它驱逐出保险行业。

2016年7月21日,项俊波在“十三五”保险业发展与监管专题培训班上对多位保险公司董事长表示,少数企业进入保险业后无视金融规律,规避保险监管,蜕变成“暴发户”、“野蛮人”,这些保险公司激进的经营策略和投资行为,成为热点事件,而社会上对万能险的大量误解,很少有险企应该主动站出来,澄清社会上的错误认识。

以下为李克强讲话全文

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李 克 强

(2017年3月21日)

全国“两会”刚刚闭幕,我们召开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主要任务是,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按照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和《政府工作报告》有关党风廉政建设要求,总结2016年和近年来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部署2017年重点任务。

一、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本届政府成立以来,国务院各部门、地方各级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按照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紧密结合政府工作实际,坚持源头治理,突出限权管钱,狠抓督查问责,严格正风肃纪,反腐倡廉工作不断取得新的重要进展。

一是深化改革转职能,有效压缩了寻租空间。本届政府成立之初,国务院部门各类行政审批事项达1700多项,投资创业和群众办事门槛众多,审批过程手续繁、收费高、周期长、效率低,这不仅严重抑制市场活力、制约经济社会发展,还容易导致权力寻租、滋生腐败。4年来,我们持续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共取消和下放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事项618项,提前完成本届政府减少三分之一行政审批事项的目标,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323项,取消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434项、削减70%以上。非行政许可审批彻底终结。三次修订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中央层面核准的投资项目数量累计减少90%。31个省(区、市)均已公布省市县三级政府部门权力和责任清单,在上海等自贸试验区开展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试点。深化商事制度改革,在实行“先照后证”、“三证合一、一照一码”基础上,去年又全面实施“五证合一”,有的地方开展了“证照分离”试点,有力促进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年新登记企业增长24.5%,平均每天新增1.5万户,对带动和支撑就业发挥了重要作用。全面推行“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大力简化优化服务流程。同时,深入推进财税、金融、投融资、国企、社会等领域改革,进一步完善了相关体制机制。这些改革举措,不仅降低了制度性交易成本,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也有利于从源头上防范寻租腐败风险。

二是加强法治促公开,保障了权力规范运行。深入推进依法行政,认真实施《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各级政府依法全面履职,加快建设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加强政府法制工作,坚持法规规章立改废释并举,筑牢法制“篱笆”,防范权力“越线”,4年来,国务院共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法律议案42件,制定修订行政法规39部。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国务院文件进行全面清理,到去年底已累计对995件国务院文件宣布失效。制定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和实施细则,加大公开力度,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接受社会监督。

三是严格预算强监管,提高了资金使用绩效。加强和规范预算管理,强化预算约束,严控超预算支出。深化细化预决算公开,所有使用财政资金的部门和单位预决算都已公开到功能分类的“项”级科目,基本支出已公开到经济分类的“款”级科目,政府采购、机关运行经费、公务接待批次及人数等内容也都向社会公开。进一步提高资金绩效,2016年中央专项转移支付项目数量已由2013年的220项大幅压减到94项,压减率达57%。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去年各级财政收回并统筹使用资金近1900亿元。不断加大审计力度,及时发现和处理违规使用、骗取套取财政资金等问题,去年为国家节约支出和挽回损失5200多亿元。

四是强化激励严问责,促进了政策落实和勤政有为。围绕推动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重大决策部署的落实,国务院组织开展了三次大督查,还针对去产能、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促进民间投资等多次进行专项督查,并引入第三方评估。坚持奖罚分明,对真抓实干、工作成效好的地方和部门,进行表扬和政策激励;严肃处理不作为、乱作为问题,对1400多名干部进行核查问责,既推动了政策落地生效,又促进了干部履职尽责。

五是治奢惩腐肃纲纪,推动了政风作风转变。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持续纠正“四风”,严格执行国务院“约法三章”。严控新建政府性楼堂馆所,全面清理超标和闲置办公用房。中央本级“三公”经费预算连年下降,2016年比2013年压减了20.8%。严厉惩处腐败分子,2016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41.3万件,结案40.2万件,给予纪律处分41.5万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1万人;不断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2016年追回外逃人员一千多人。反腐败斗争形成压倒性态势。

回顾近年来的工作,国务院各部门、地方各级政府按照党中央关于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要求,坚持一手抓改革发展,一手抓反腐倡廉,做到两手抓、两促进,并在实践中探索积累了一些经验和体会。一是坚持严防权力寻租和严惩腐败行为相结合,通过减权限权、严管公共资金等措施,努力消除寻租腐败机会,从源头上防止围绕“权”和“钱”滋生的腐败。同时以零容忍的态度严肃查处各种腐败问题,对腐败分子形成强大震慑。二是坚持建章立制和严格监督相结合,不断完善政府立法、行政执法、政务公开等方面制度,及时制定修订行政法规,提请审议法律议案,从机制上保障政府依法行政。同时持续加强督查落实、行政监察和审计监督,增强政府执行力和公信力,确保政令畅通。三是坚持推动廉洁从政和勤政有为相结合,既要求干部严守纪律底线、严格自律、做到清正廉洁,又倡导干部牢记职责使命、担当有为、勤勉干事创业。各级政府坚持不懈抓反腐倡廉工作,推动了廉洁政府建设,促进了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这些行之有效的做法,在今后工作中还要继续坚持下去。

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仍然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一些地方、部门和单位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不严格、不到位,纪律执行不力,有的甚至顶风违纪;有的“四风”问题屡禁不绝,一些领域腐败问题时有发生;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还比较突出;少数干部缺乏担当精神,存在庸政懒政怠政等现象。我们要深刻认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切实增强责任感、紧迫感,以更有力措施进一步推进反腐倡廉各项工作。

二、坚定不移把政府系统反腐倡廉工作推向深入

2017年将召开党的十九大,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做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义重大。要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推进标本兼治,着力消除权力寻租空间,着力遏制重点领域腐败,着力促进政风作风转变,推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向纵深发展,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一)以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减权限权是预防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也是政府自身的一场深刻革命。各级政府和各部门要继续以壮士断腕的勇气,以更加扎实有效的举措,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为企业和群众广开便利之门,使政府履职更加廉洁高效。

一要以清单管理推动减权、规范用权。“放管服”改革进行到现在,减权限权数量不少,也有显著成效。但实践中发现,目前一些领域的审批事项仍然较多,有些保留的审批事项名义上是一项,但实际上里面还细分了很多小项,成了“权力套娃”,一些部门自行设置的这类事项还有很多,有的前面减了后面又以各种名目增加了,特别是有些审批事项和相关规定已不合时宜,精简的空间还很大。这些审批不仅抬高了制度性交易成本,还有可能产生寻租腐败。因此,简政放权改革还要持续深化,最大限度把权力压减到位并规范起来,以有效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要把全面实行清单管理制度作为深化“放管服”改革的重要抓手,建立规范政府权力和责任的“总台账”,将所有权责事项都详尽地列入清单,明明白白向社会公布。清单之内政府部门必须履职尽责,清单之外禁止擅自设权扩权,切实把权力置于制度的框架内,规范运行。今年要抓紧制定国务院部门权力和责任清单,并把清单制定作为减权的过程,做到能减则减,除涉及重大安全和公共利益等事项外,行政审批事项原则上都要依法依程序取消。扩大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试点。加快制定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清单和企业设立后的经营许可清单,确需保留的实行多证合一、证照联办,扩大“证照分离”试点。现在,我们要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但涉及工业产品的各种审批和许可仍有很多。有地方同志反映,当前工业生产领域需要审批的产品涉及几十大类,有的地方连化工产品配方、制造业工艺流程都要审批,配方和工艺是企业的商业秘密,怎么能审批呢?这样做,不仅使企业耗费大量时间、贻误市场先机,而且加大知识产权外泄风险、影响企业创新积极性,也容易导致寻租。必须全面清理和大幅压减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确需保留的要制定清单、严格管理,真正为企业创新清障松绑。对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和中介机构、行业协会商会等涉企收费,也要实行清单管理。各类清单都要及时公开晾晒,让社会监督,使腐败没有藏身之地。

二要以创新事中事后监管保障廉洁执法。放权减权的同时,政府部门要把主要精力转到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上。这两年我们推行“双随机、一公开”监管,通过随机抽查加执法公开,既让监管对象头上利剑高悬,始终感到监管的无形压力,不敢心存侥幸,也能防止任性检查和执法过程中的人为干扰,减少监管部门寻租腐败。今年要实现“双随机、一公开”监管全覆盖。加快推进跨部门联合检查,这既有利于减轻企业负担,又可以让检查部门相互监督。同时,要加强信用监管、联合惩戒,建好用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归集系统,推动部门间、地区间涉企信息交换和共享,提高监管效能。要深入推进综合执法改革,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防止重复执法、多头执法和粗暴执法,减少对企业的干扰。加强智能监管和大数据监管,实现监管全过程“留痕”,防止权力滥用。

三要以优化服务促进政务清廉。大力推行“互联网+政务服务”,加快国务院部门和地方政府信息系统互联互通,形成全国统一政务服务平台。现在国务院部门还有很多信息平台互不联通,要采取有力措施,坚决打通这些“信息孤岛”。这既能提高企业和群众办事便利性和效率,也便于监督,可以有效减少办事人员吃拿卡要的机会,促进形成便民高效廉洁的良好政风。要进一步提升实体政务大厅服务能力和水平,加快与网上服务平台融合发展,能在网上办的都要尽量上网,实行“一号申请、一窗受理、一网通办”。今年要开展“减证便民”专项行动,各种证明和手续能取消的取消、能合并的合并,最大程度利企便民。要努力营造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双创”、增就业、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良好环境。

(二)切实管好用好公共资金。公帑不可靡费,每一笔都必须管好用好。要围绕分配、运行、使用三个主要环节,突出加强管理监督,确保资金使用绩效和安全。

一是预算分配要规范透明。管好资金首先要抓住预算这个“龙头”,增强预算编制的完整性、科学性和透明度,将政府收支全部纳入预算,做到预算一个“盘子”、收入一个“笼子”、支出一个“口子”。加快建立健全科学规范透明的专项资金分配管理办法,严控新设专项转移支付项目,加快专项资金清理整合,大幅压缩小散低效的专项资金,避免资金使用“碎片化”。加大财政支出优化整合力度,重点清理常年安排、用途固化的支出。继续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降低企业负担。各级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中央部门要带头,今年一律按不低于5%的幅度压减一般性支出,决不允许增加“三公”经费,这件事必须说到做到,地方政府也要尽量压减。要着力打造阳光财政,所有使用财政资金的部门,全部都要公开预决算。从今年起,地方各级财政部门要在网上设立预决算统一公开平台或专栏,将政府预决算、部门预决算在网上集中公开,让群众找得到、看得懂、能监督。

二是资金拨付要及时到位。当前一些转移支付资金预算与项目安排衔接不畅,在途时间长,到位迟延,不仅影响项目进展和民生保障,还会造成年底突击花钱,也容易引发廉政风险。对此,一方面要提前充分做好项目论证、审批等前期工作,确保预算批复后能够及时拨付,避免“钱等项目”;另一方面,各类转移支付预算要及时批复,并提高预拨比例。还要加快推进国库集中收付制度改革,推行电子化支付方式,减少审核环节,使财政资金及时拨付到位、尽早见效。

三是资金使用要高效安全。这几年,我们采取一系列措施防止资金沉淀,但抓一抓降一降,过阵子又反弹,国库库款居高不下,问题没有根本解决。还有的地方扶贫等民生资金长期滞留闲置。在当前财政收入增速放缓、民生等各方面支出需求增加的情况下,决不能让大量资金趴在账上“睡大觉”。要加大力度清理盘活沉淀的财政资金,对收回的存量资金要加快安排使用,避免形成“二次沉淀”。进一步提高专项资金统筹使用效益,切实解决“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等问题,特别要支持贫困县开展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试点。要严肃财经纪律,严厉查处“小金库”和截留挪用、骗取套取、贪污侵占财政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着力整治公款私存吃利息和用于投资理财谋私利等违规行为,为公共资金装上“安全锁”和“防盗门”。

[责任编辑:黄如萍]

参与评论